萧景琰的榛子酥

凯风自南~岁月如歌

有关~爱情

始终认为爱情是圣洁的。

虽然,这世界太多时候,已经将它世俗化,仿佛将信仰变成了乏味的形式。

但我不愿放弃信仰。

爱情,应该是洁白的。
像一个雾起的早晨:可以不太清晰,可以不辨方向和远近……

我总是臆断爱情的模样……

爱一个人,小鹿会甘愿溺死在他眼窝的湖水里。

爱一个人,是无须思考和丈量的执意
……

可以很勇敢地去懂得爱情吗?

也许,我终究不懂得爱情——
我只是迷恋它最单纯而洁白的样子。

那会是简单到乏味的面孔、一个初露端倪的宠溺笑容亦或是隐匿于眉梢眼角的最真实的快乐……但在我的眼里,却是美丽无染的圣洁。

你可以明白吗?

爱情不需治疗和药物,亦不施粉黛,仿佛,也不曾需要什么仪式去证明
它只是一种情啊,无声无息,就那样自然而然地发生了,也许身在其中的人都无知无觉……

本来,爱一个人,哪有那么明确的情感界定

似乎,是全然的徒劳——
万事是幻化的,如雾这般。

但,我依然如信仰般爱着我所能捕捉到的深情

这就够了

评论

热度(6)